zesion 卜

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。

撒盐:

希望lof早点上架禁止转载的功能吧……有时候自己东西被随便转了真的好糟心


太阳照在绿墙山:



完全同意这篇内容,并且举起四蹄儿希望大家对于他人的【创作品】不要使用转载到自己空间的功能。LOFTER赶紧上线选择性开放转载的功能吧……虽然我不抱太大希望,毕竟LOFTER现在已经不太保护原创了。




盐罐子:







 ★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,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。
















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“一键转载”功能的原因,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。








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,没有公开阐述过。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。
















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——我们反对的不是“一键转载”,而是“强制无差别、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”的霸王条款。
















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,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,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。








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,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,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。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,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。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。








然在使用过程中,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,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。








(早期叫“一键转载”,后来改叫“转载到我的主页”)
















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,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。








有人认为,文章能够被“一键转载”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。这一点我不否认,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,应该是非常喜欢了。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,即小红心+小蓝手+转载=3点热度。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。
















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。
















首先说说“一键转载”这个功能的实质。








其实就是【复制+二次发布+附上原文出处】的行为,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【无授权】的。








(“一键转载”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,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,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)
















很多人以为,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“授权”了,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。








“授权”意味着“经过原作者同意”,而Lofter的一键转载,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一键转载”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,等同于“在lofter平台内,所有作者强制、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”的霸王条款。
















那么,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?








(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,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,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,暂不讨论)
















· 首先,“一键转载”是无法关闭的。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。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,全面强制开放授权,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。








一些文章,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,例如教程贴、干货贴、资源帖等。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,让更多人看到。其中资源整合、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,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,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。又或者是玩接龙、拼文的太太,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(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)








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,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,随笔的心情日记,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,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。
















· 其次,“一键转载”到别人的主页时,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,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,且毫无难度(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,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,而是单纯的文字档)。也就是说,只要我愿意,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,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,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。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,甚至毫不知情,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。








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,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,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,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,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。毕竟往饼干里夹针、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,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。(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,这里举一个实例,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,有人私信跟我反映,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,不惜修改、拼接太太的文,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。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。)
















· 第三,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: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,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。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,实则是不折不扣的“二次发布” 。原文的重新编辑、修改或是删除,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,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,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。








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,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,但归根结底,作者是有权利删除(或修改)自己所写的文章的,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。而“一键转载”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。
















那么就有人要问了,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,又担心原作者删除,想永久保存怎么办?








红心点太多,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?








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:








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;








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,也可以在“一键转载”时选择“仅自己可见”(且永远不进行公开)








总结来说,只要不形成“二次发布”的客观事实,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。
















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,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。








即使如此,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。只能靠大家自觉。








关于这个问题,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、发过邮件、私信,在微博上也艾特过,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,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。
















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,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,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。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,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。








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,看到文章又被转载,真的非常破坏心情,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。
















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“一键转载”,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,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,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。








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,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。
















再次感谢大家,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。








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,有你们的鼓励支持,才有不断创作的我。








愿未来长久相伴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PS:最后说一句,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。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。谢谢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copyright©2013-2017.SALT-SHAKER.All Rights Reserved













那天的梦里,我应当是一个大家族的女儿,数十个兄弟姐妹都有着不同的异能,像极了某漫画中的设定,可又不尽相同。
我不清楚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什么,可能是要战胜某个邪恶的大魔王?也可能只是分族之间的攀比。
我在被他绑架后与之生活了一段时间,他教会了我关于梦境初浅的法则。显然的,精神类型异能会较为强大,我也因此有了竞争继承位的资本。
而他希望通过我掌控家族的控制权。
但为何要如此曲折呢?以他的能力而言。这或许是他的一个有趣的小游戏,但我更希望他会有一丝恻隐。
 
。。。。。。
 
梦很沉,很沉,沉到有时我会睁不开眼,动不了身。
 
记忆似乎在一段支离破碎的生活中开始,清醒的时候我已经在家里了。我瑟缩在沙发上,头脑是万分昏昏沉沉的,家人担忧地嘘寒问暖。
 
他在一旁静静地坐着,坦然地不像是一位父母口中的绑架犯。实际上,他在我心中更像是老师,是长辈,是上位者那样的存在。
 
母亲和外婆大声地争论着他将对我产生如何不良的影响,倒是没有询问一下我这个当事人的打算。我透过两人的身躯模糊的看向拔叔,他沉着地说服着我的家人们,解释着不知真伪的真相。
 
吵闹的声音越来越远,像是他们走去了别处,又像是我的灵魂在逐渐飞远。
 
我眼皮子更沉了起来,脑子模糊一片。我没由来地感到脆弱,我想像以前一样紧紧地抱着他,他的大手慢慢地摸着我的头,安抚的吻落在我的后颈上。我贪婪地感受着他的体温,聆听着他在我耳旁的低语,放纵自己让思绪暂停,什么都不想。
 
。。。。。。
 
“那么,我先行告退了。”他向众人鞠躬,家人眼中的敌意已经明显减少了许多。
 
他圆滑聪颖如以往——宛若一位艺术家完成了他的表演,正准备离开舞台,又像是狡猾政客不紧不慢地离开公众视野,还赢得了四座的一致好评。
 
我立刻弹坐起来,身上的困意一哄而散:“我送你。”
 
看得出家族有些许不安,但没有强行阻止。
 
他没有等我,也没有婉拒,只是提上自己的公文包,径直地走了出去。我赶紧翻下沙发,可身体麻木且不灵活,像是一段易折的枯木。但这段枯木就这样连滚带爬地追上了他。
 
花园的路灯昏暗地照亮了一小段路,四处微弱的虫鸣倒是呼应了这些许灯光。他站在道路的中间,听见了我的呼喊,便不紧不慢的转身过来,手向着我略微上举。我得到了莫大的鼓舞,以我最快地速度相他奔去。
 
然后飞扑进他的怀里。
 
所有的担忧和紧张统统消失了,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温暖和安心。明明该激动的,我有一肚子的话想对他说,我想告诉他我是如此的渴望和他在一起,由他教我梦境的秘密,让我有成为家族中最强者的资本,然后将获得的一切双手奉上献给他。
 
我想告诉他,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愉快且充实的。是他让我知道自己强控制欲的另一面,原来我是渴望臣服于更强者的。
 
我想告诉他,或者不要顾忌我的家族,我们一起出逃。去地球的另一端,去一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,去见识最彪悍的民风,去挑战最严苛的法律——只要和他在一起。
 
但我知道,如果没有家族,我没有任何值得他利用和留恋的地方。
 
现实像是一块最坚硬的鱼骨,深深地刺入了我的喉舌,我痛得快要流出泪来,眼眶也模糊了许多。我迷离地望着他,但舌头被打卷钉在了一起,所以我什么也说不出,也就没说。
 
“有些事还没有料理完,我得先回去一趟”,他将我揽进怀里,揉了揉我的头,温柔地亲吻着我的发顶,“你会帮我的,对吗?”
 
有些隐晦的恶不能明说,无论是以人为原材料所烹饪的料理,还是他那颗吞并我家族的野心。我抬头望着他,他的眉头一如既往的舒展且淡然,眼眸深陷,唇角微微勾起,仿佛他让我帮他的只不过是将家中一只羽毛笔赠予他。
 
而事实上,这只“羽毛笔”将决定家族上千人的身家性命,意味着祖祖辈辈打下来的江山会被我拱手送人。而那人温润如玉的目光下是千沟万壑,深渊恶魔,是嶙峋刺骨的寒风,是千年不化的冻土。
 
他问,你愿意做那朵冻土玫瑰么?
 
我说,我愿意。
 
我愿意做冻土下森森的骸骨。
 
 
 
 
2017.07.25
记梦一笔——观看《汉尼拔》后数日